为这件事拍胸脯、打包票,汪洋说“那是吹牛”

摘要: 国家大事

10-30 12:36 首页 政知见


撰文 | 孟亚旭

“我们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参加会议,接受询问”,国务院副总理汪洋8月30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说。

和他一同到人民大会堂的,还有9个人:

  •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

  •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

  •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

  •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

  • 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

  • 财政部部长肖捷

  • 国家民委主任巴特尔

  • 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

  • 民政部部长黄树贤

那天,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审议并专题询问脱贫攻坚工作情况报告。汪洋和上面9个负责人到会应询。

规格

提问和被提问的人,规格都很高。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向上面10个重要人物提问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包括——

  • 陈光国(常委会委员、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重庆市原副市长)

  • 郭庚茂(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南省委原书记)

  • 刘振伟(常委会委员、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 杜德印(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委原副书记)

  • 吴仕民(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民委原副主任)

  • 唐世礼(常委会委员)

联组会议,张德江出席。

29日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脱贫攻坚工作情况时说,“张德江委员长在本届人大常委会期间,两次主持召开常委会会议听取脱贫攻坚情况汇报,开展专题询问,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

多说几句,专题询问是人大对“一府两院”实施监督的重要形式。国务院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同常委会组成人员共同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17年监督工作计划,今年会开展的专题询问是:

  • 结合听取和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产品质量法执法检查报告,以常委会联组会议形式开展专题询问

  • 结合听取和审议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报告,以常委会联组会议形式开展专题询问

  • 结合听取和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执法检查报告,以常委会联组会议形式开展专题询问

工作计划中写道,“请国务院有关领导同志出席联组会议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4年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近几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每年都会展开3次专题询问。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专题询问,距离本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的第一次专题询问,整整过了4年。

2013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专题询问传染病防治工作和传染病防治法实施情况,张德江主持。

据《中国人大杂志》,作为本届首“问”,时长共两个多小时,十位委员先后提出询问。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15个部门的“一把手”或主要负责人到会应询。

那次问答结束后,张德江说,答问部门要本着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实事求是、有的放矢地回答问题,真诚坦率、认真深入地探讨问题,将问题说实、讲透,提高答问的质量,用切实改进工作来回应人民的呼声

2015年《中国人大杂志》写道,“据不完全统计,一年多来到会应询的部委‘一把手’达20 人次,副部长29 人次。”

“最难的是一些贫困群众‘不怕穷’”

回到本次,这次专题问询的话题是“脱贫攻坚”。

“脱贫攻坚”是近两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热门词汇。29日,刘永富报告脱贫攻坚工作情况,30日全天,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和联组审议这份报告。

当然,也不仅仅是全国人大常委会。28日至30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举行第22次会议,议题也是围绕“实施精准扶贫中存在的问题和建议”建言献策。

在这次专题问询中,委员们是有备而来。

提问的常委会委员和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大多参加了常委会会议前的脱贫攻坚工作前期调研,问题都很实在。

陈光国委员的问题是,“脱贫攻坚哪些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怎样才能有效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

回答者,是汪洋。

我个人认为,解决精神匮乏比解决物质匮乏难,解决千百年来形成的落后观念和习俗比解决贫穷难。脱贫攻坚千难万难,最难的是其中有一些贫困群众‘不怕穷’,也就是脱贫的内生动力不足。”

他列了一组数据——

国家统计局近期对云南八个市州“直过民族”贫困村进行调查,59.5%的受访者对当前生活表示满意,35.2%表示一般,只有5.3%的表示不满意。贫困程度这么深,满意度还非常高,“不怕穷”、安于现状是一个重要原因。

“这些贫困群众,对易地搬迁,怕难以适应新环境;对发展产业,怕学不会新技术;对外出务工,怕朝九晚五的约束。怕这怕那,就是不怕‘穷’,宁可守着穷摊子,也不愿干出新生活。因为新生活虽然好,但是许多事情是自己未知的,遇到的困难挑战是自己无法预测的,因此感觉是可怕的;而穷日子虽然苦,但是困难是已知的,艰苦是预期中的,也是已经习惯和适应的。”

很实在。

要承诺在未来的3年时间里从根本上解决一些贫困群众内生动力不足、安于现状的问题,拍胸脯、打包票,那是吹牛。”他说,“但我们要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努力在扶贫先扶志、治穷先治愚上取得一些阶段性成果。”

我们既不提高标准,吊高胃口,也不急于求成,降低标准。保证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到2020年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这是我们党已经向国内外作出的庄严承诺,我们有信心在2020年打赢这场攻坚战。”

“有60%的学生就是不想上学”

杜德印的问题是,“一些民族地区反映,在发达地区举办民族班,对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效果比较明显,但是目前规模还比较小。民族地区的教育基础设施和师资力量薄弱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在贫困地区特别是民族贫困地区,对发展民族教育,提高教育质量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

回答者,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

陈宝生说,现在贫困地区义务教育毛入学率达到99.8%以上,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3.4%以上,“二者之间的差距,主要差在初中阶段现在辍学比较多。”

辍学的原因是什么?

陈宝生分析,有的是因为远,有的是因为贫困,还有一些就是不愿意学。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有60%的学生就是不想上学,所以观念的转变是个很大的问题。

陈宝生说,组织部属高校和地方所属重点高校,加大对西部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对口支援帮扶,每年增加安排招生协作计划。

“几年来,从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多录取了38万多考生,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说按一所大学一年新录取2000名学生计算,相当于在西部建了一百多所大学。”

“正探索对因病致贫家庭重病患者开展救助”

“凉山地区是艾滋病全国流行最高的地区,贫病交加,而且确实是像汪洋副总理讲的那样,有一个扶智的问题。我们疾控人员下去,听老乡就讲,说得艾滋病有什么不好的?得艾滋病可以享受低保,可以有人管我饭。所以要把健康扶贫和扶智等等结合起来做。”

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回答的,是唐世礼委员提出的有关“健康扶贫”的问题。他透露,目前全国还有因病致贫返贫贫困户553万户、734万人。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民政部部长黄树贤针对这个问题,也进行了回答。

他透露,“现在正在探索对因病致贫家庭重病患者开展救助。对他们遇到的其他方面的困难,我们采取临时救助的办法,如‘救急难’等措施来开展医疗救助工作。”

政府开展各种救助之后,有些人仍有困难,即重特大疾病费用很高,自己难以解决怎么办?

黄树贤说,动员和发动慈善力量参与医疗救助。也鼓励社会志愿者、社会工作者来参与困难群众的医疗救助工作

校对 | 李喆



首页 - 政知见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