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马话西游(173):黑熊精竟是个佛道双修、品味一流的世外妖仙

摘要: 寻妖踪悟空叹仙景,知根源黑熊战心猿

09-09 00:50 首页 历史百家争鸣

前文书说到,金池长老撞墙自尽,悟空寻不着袈裟,以为必是院里和尚窃走,便教开具花名册,一个个盘问搜检,又把院主禅房挖地三尺,却仍无所获。吃了一通紧箍咒后,悟空忽然想起或是妖怪所为,便问起众僧,得知金池长老果然和一个妖怪黑大王有交情,料定必是黑大王所为,便去黑风山寻妖夺宝。


且说悟空交待了观音院众僧,务要好生服侍师父,照料白马,驾起筋斗云便径往南边去了。众僧见状,不禁拜服于地,面面相觑,吐着舌头道:“祖宗啊,原来是个会腾云驾雾的活神仙下凡,怨不得大火也伤不得分毫!可恨那老剥皮,也不打量打量自己何德何能,就想消受神仙佛衣,坏了心肠害人,结果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我们好苦!”


 

众僧纷纷抱怨,直把老院主骂得一文不值,万死莫赎。玄奘见众僧如此不堪,心中甚觉鄙夷,便郑重其事道:“列位快起来吧,不必在此恨院主了,还是祈求菩萨保佑,早日找回袈裟。我那徒弟性子不大好,他此去若是寻着袈裟,那便一切好说;若是寻不见袈裟时,只怕一时忿怒,你等个个都难活命也!”

 

众僧听了,无不吓得两腿打颤,就地跪倒,求告许愿,只盼悟空找到袈裟,壑寺上下方得保全性命。

 

玄奘见状,心中暗笑,自回房中打坐诵经。早有几个伶俐的和尚,连忙跟进去斟茶倒水,尽心伺候不提。

 

再说悟空略一纵云间,早到了黑风山上,按下云头,细细察看,只见千崖竞秀,万壑争流;鸟啼阵阵,花香幽幽;涧边双鹤饮,崖上野猿走。悟空不禁诧异道:“原以为这黑风山定然是个妖气冲天,乌烟瘴气之地,却不料是个清幽雅致之处,和我师父的灵台方寸山竟有几分相似!看来这黑熊并非普通妖魔,确是有些道行的。”

 

正贪看山景间,忽闻崖下芳草坡上有人说话,悟空心中一喜,忙潜步蹑行到崖边,悄悄往下看去,却是三个人正在坡上席地而坐,高谈阔论。悟空定睛看去,只见一个黑凛凛的大汉坐在上首,左边坐着一个黑须道人,右边坐着一个白衣秀士,三个人你一眼我一语,谈得正欢,说的却是安炉立鼎,持砂炼汞之事。

 

悟空记得菩提祖师曾经讲过,这是道家“动”字门中的功夫,乃是些摩脐过气、阴阳采补的内功,用方炮制、烧茅打鼎的外功,无非强体增寿、炼铁成金的旁门左道之术,不禁心中鄙夷,暗想:“这黑汉多半便是和老鬼结交的黑大王了,我且不忙动手,看看他们是否会提及袈裟之事。”

 

却听三人说了一会儿,多是那道人大谈内丹外丹之妙,那秀士时常插言助兴,那黑汉却只笑而不语。白衣秀士见状笑道:“凌虚道兄所论甚妙,怎地熊兄却似无甚兴致,莫不是熊兄精研佛法,而把道家之术视为旁门之学乎?”

 

悟空正听得发闷,忽听白衣秀士问起此言,忙凝神倾听。

 

只听黑汉哈哈一笑道:“岂敢!岂敢!灵虚道兄学究天人,内丹之功固然了得,外丹之术更加神妙,愚弟一直拜托道兄为我炼丹,以助我修行之力,又岂敢轻视也?只是愚弟正在想心事,故而怠慢了,还请恕罪也。”

 

 

那道人凌虚子闻言甚喜,忙笑道:“熊兄哪里话,你我相交多年,岂能如此见外?熊兄所服丹药,小弟已在炼制了,只是时日尚缺,火候未足。能为熊兄效劳,小弟之愿也!只是熊兄想何心事,可否见告一二?”

 

黑汉笑道:“多谢道兄费心!后日是我母难之日,小弟想请二位光临小叙一日,不知二兄能否光顾鄙宅?”

 

白衣秀士惊喜道:“原来后日便是熊兄生辰!兄弟自然要来讨杯寿酒喝的。年年为熊兄上寿,今年却忘记了寿诞正日,真是粗心,该打!该打!”

 

凌虚子笑道:“如此喜事,自然要叨扰熊兄了。只是熊兄适才沉思,莫非今年寿辰与众不同也?”

 

黑汉呵呵笑道:“道兄好厉害,竟然被你看出心事来!不瞒二位,我夜来得了一件宝贝,名唤锦斓佛衣,端的是件珍品至宝!我想明日暖寿,便以这宝物为名,办一个佛衣会,大开筵席,遍邀此处各山道友,来此观宝,共庆佛衣。到后日生辰正日,你我兄弟,并几个好朋友再共谋一醉,二兄以为何如?”

 

凌虚子和白衣秀士都抚掌笑道:“妙哉!妙哉!那我们明日便先来拜寿,共赏宝贝,后日再赴酒宴,与兄痛饮,不醉无归也!”

 

悟空听到这里,哪里还忍得住?摸出金箍棒,跳下石崖大骂道:“好你个狗贼,果然是你偷了我的袈裟!还敢做什么佛衣会,简直不知死活!趁早还来,爷爷饶你一死!”嘴里说着饶,却早把铁棒照头打了过去。

 

那黑汉猝不及防,猛吃了一惊,当下不敢抵敌,只把身子顺势一倒,挨地便化作一阵黑风,倏地不见了。

 

悟空吃了一惊,却是临变不乱,就势把铁棒往地上一杵,飞脚便踢向凌虚子。不料这道人也颇为机变,不等悟空踢到,早驾云往东边遁去了。

 

悟空两击不中,心中焦躁,趁着飞脚落地,又把铁棒抡起,那白衣秀士却无十分本事,被当头一棒打中,哼也没哼一声,立时倒地身亡。

 

悟空游目四顾,见黑汉和道人已然不见,这才回头看那秀士,却见他已现出原形,却是一条白花大蟒。悟空余怒难消,一把拎起,一阵乱捽,甩作七八段,这才丢了蛇尾,往适才黑风遁去的方向走去,径入深山去寻那黑汉。

 

悟空依着记忆,一路细细察看,转过尖山,抹过峻岭,忽见一排青松下面,陡壁崖前,赫然耸出一座洞府,竟是烟霞渺渺,松柏森森,枯木槎桠,古藤缠绕;鸟衔红蕊来云壑,鹿上石台践芳踪,临堤黄鹂转绿柳,傍岸粉蝶翻夭桃。

 

 

悟空见了这景,不禁暗暗喝彩,却又称奇不已:“这山美景天成,颇有几分灵台模样;这洞古色生香,竟似不让蓬莱气度。这黑怪物胸中必有丘壑,却看不出究竟是佛是道,莫不成和我老孙一样,乃是佛道双修的高人?我是得蒙祖师相授神技,他却如何能够?”想到这里,一时惊疑不定。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八十七回:寻妖踪悟空叹仙景,知根源黑熊战心猿)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


首页 - 历史百家争鸣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