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遵化这地儿转转,分分钟勾起你儿时的记忆!

摘要: 新闻热线:0315—6615132 投稿邮箱:zhdjzx@163.com

10-30 05:08 首页 阳光频道

在燕山南麓脚下,遵化市的最南端,有一个名字叫地北头的乡镇。提起它,最让人记忆犹新和难以忘怀的,是光荣的红色革命历史。而今天,我们为大家展示的是这块红色革命根据地背后那片绿色的群山。

巍峨的群山是父老乡亲们世世代代修养生息、辛勤劳作的美丽家园。这里,春季山花烂漫、夏季云影翩迁、秋季瓜果飘香、冬季风雪壮观。

春天里,小伙伴们一起赶着牛羊,一边唱着记不清歌词的歌曲,采着各种小野花,一边感受着暖和的春风,悠悠地走上山去。

牵牛花,又名"打碗花"。村里老人家总说摘了这种花,回家吃饭就会把碗打碎。小时候,每次摘了牵牛花,回家吃饭心里都很忐忑!

地榆,又名血箭草,北方山里常见的一种植物。

铃铛花,学名沙参,是著名的中药材。

野韭菜花,摘回家洗净,捣碎,放盐调味即可腌制成韭菜花泥儿,是很不错的调味品。

鱼丁草,学名毛茛。

荆树花

野菊花

夏日里,中午没有午睡习惯的孩子们,总是在大人们睡着后,悄悄地提着凉鞋,光着脚,偷偷地溜出家门,叫上小伙伴,一起爬山,逮蚂蚱、掏鸟窝、偷果子……

捉蛐蛐

逮蚂蚱

掏鸟蛋

"噜大噜"学名绿蚱蜢,喜欢在豆秸和洋槐枝干上栖息,晒太阳。可以过油炸着吃,儿时最喜欢拢火烤着吃!

麻角子,任何有趣的事都能被这个东西弄的败兴而归。被它身上的毛光顾,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滋味。被麻过的人,都懂的。

还有一种草上结的果子,叫"老鸹瓢",也是特别的好吃,小时候没少吃这个果子。三、四月开花后结果。果实嫩瓤可以吃,味甜,有一股清香味儿。果实成熟后皮会裂开,里边有柔软的白毛,小的时候经常掏出来吹上天,追着玩!

小小酸枣,鲜红的颜色是当年抗战时期为国捐躯的八路军战士的鲜血染红的。

秋日里,淘气馋嘴的孩子,偷偷地爬上核桃树,偷尝青皮核桃的香脆,却想不到满手黑黑的核桃青皮素出卖了他们;没有熟透的柿子也会咬上两口,涩涩的味道让人张不开口!

磨盘柿子不用说,是地北头镇的主打产品。漫山遍野的柿子树数也数不清。一到深秋,山沟沟里满树的柿子就像一个个橘色的小灯笼一样挂在枝头。

每年不钻几回林子,不爬几座山,不当几回"采蘑菇的小姑娘",都不过瘾,就觉的这个秋天白过了。

漫山的火石洞,是儿时最有意思的游乐场。洞子开始很窄,只能排着队往里爬,黑漆漆的,到里面宽阔地方就可以并排着,但也只限于坐着直起腰来。这样的山洞在这片群山里有成百上千个,小时候只是单纯地以为它们是普通的山洞,上学懂事后才知道,它们在抗战期间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抗战时期,这里是冀东抗战主战场后方的疗养院,这些火石洞成为八路军伤病员的保护伞,为伤病员提供安身和养伤的场所。

冬日里,孩子们在厚厚的雪地里,啃着带着冰渣的冻白薯,撒着欢儿地跑啊,跳啊,完全感觉不到雪花灌进衣领和鞋里的寒意。赶上一连几天的雪,还可以学着鲁迅先生描写的少年闰土一样,扫出一片空地,支起一个竹筐,撒上一把麦麸,牵上一根绳子,藏在不远的地方,静等鸟雀上钩!

儿时的这些记忆就像一颗颗断线的珠子,掉落在地上不停地跳跃。儿时的这些记忆就如一首永恒的老歌,悠悠回荡在这片连绵的群山里,深刻存留在生长于此的人们的思绪里。

这里的山性格内敛,她威而不语地俯瞰大地,见证历史。千百年来,她阅尽了人间沧桑,饱经了内忧外患,孕育了革命的星火,成为了一座座英雄山。

这里的群山,以它庞大的身躯、高昂的头颅、坚挺的臂膀、宽阔的胸膛、粗犷的脊背滋养着人们。

几十年过去了,天增岁月人增寿,可这连绵起伏的群山却依然青翠,依旧挺拔。这里的一峰一石,一草一木,都深深地刻入我们的脑海,流进我们的血液。这片群山留给我们的记忆如影像般在脑海深处反复播放,让人产生无限的眷恋和遐想,承载着多少人儿时的记忆和浓浓的乡情。




供稿:地北头镇



总编:吴雪峰

新闻热线:0315—6615132 

投稿邮箱:zhdjzx@163.com



觉得不错,请点赞↓↓



首页 - 阳光频道 的更多文章: